当前位置:元尊小说吧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舍身忘死的赵牧神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舍身忘死的赵牧神

  嗡!

  当那第二道七彩毫光暴射而出时,不仅是弥石本人,就连那些将视线投注于此的各方强者皆是面容骇然,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恐涌现出来。

  谁都没想到,周元竟然能够如此连续的催动两道七彩剑光!

  这在众人看来,实在是太过的不可思议了,要知道圣源术的修炼条件本就极为的苛刻,而且就算是修成了,催动圣源术也是需要极为庞大的源气支撑,按照众人的估计,天阳境的实力,即便是源气底蕴达到了三十亿,想要催动圣源术,那也应该是倾力才能够施展出一道。

  而若是想要再施展一道的话,怕是连自身都得遭遇反噬。

  圣源术,整个战场中,即便是最强的关青龙与弥山,恐怕都来不了第二发!

  可眼下…周元却是做到了。

  从那第二道七彩剑光所蕴含的威能来看,那显然并非是假象!

  所以当弥石在见到那七彩剑光破空而来时,他毫不犹豫的直接掉头逃窜。

  以他如今残破的石体,已经承受不住第二发了!

  唰!

  弥石将自身的速度此时施展到极致,而且他极为的狡诈狠辣,所退之地,竟然不顾那沿途的一些圣族强者,这些人躲避不及,直接是被追击而来的七彩剑光掠过,当即瞬间爆成了漫天血沫,尸骨无存。

  然而他的这些作为并没有多大的作用。

  七彩剑光如跗骨之蛆,紧紧相随,而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迅速的接近。

  那股浓郁的危险气息,让得弥石浑身汗毛都是倒竖了起来。

  他的面sè变得极为的yīn沉与愤怒,此番结果,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周元能够施展出第二道七彩剑光这个情报也是吉摩未曾说过的,而这,如今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轰!

  弥石深吸一口气,一道灰白烟气最终喷出,那烟气一出,便是化为一条浩浩荡荡的泥石流,遮天蔽日,然后与那七彩剑光碰撞。

  嗤啦!

  然而即便是弥石这般手段,依旧是无法阻拦七彩剑光的锋锐,剑光掠过,整条由源气所化,足以碾碎诸多山脉的泥石流便是爆碎开来。

  弥石见状,只能继续疯狂遁逃。

  不过众人也是能够发现,弥石的逃跑路线,正是弥山所在的战圈范围。

  而在弥山那里的战场,弥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那姜金鳞被他轰得满身鲜血流淌,甚至连龙鳞都被撕碎开来,身躯上有着一个个深可见骨的伤痕,看上去极为的凄惨。

  不过那姜金鳞也是有着几分血气,即便是被压得如此的狼狈,依旧是在发狠的进攻,将弥山死死的纠缠住。

  因为他也是发现了弥石的狼狈,如果让得弥山去帮弥石化解了此次的危局,那无疑是损失了一次大好的机会。

  而面对着死缠烂打的姜金鳞,弥山的面sè也是有些yīn冷,如今的局面因为周元那第二发七彩剑光,显然是有些脱离他的掌控了。

  如果坐视弥石被重创,那么这局面可就真正的不妙了。

  “哈哈,弥山,你的对手是我,不要想着去救人了!”

  而姜金鳞也是发现了弥山的目光,当即大笑出声,然后满脸鲜血,再度疯狂的进攻

  。

  轰!

  然而弥山一拳轰来,拳风撕裂虚空,一拳便是将姜金鳞胸膛轰得塌陷下去,龙鳞粉碎。

  噗嗤。

  姜金鳞一口鲜血喷出,他咆哮出声,整个身躯半人龙化得更为的剧烈了,然后悍不畏死的冲上,他乃是玄龙族,肉身本就极为的强横,生命力顽强,所以只要弥山没有将他彻彻底底的打死,这些伤势迟早都会复原。

  弥山盯着姜金鳞,冷笑一声,道:“你真以为你缠住我,我就无法施加援手了吗?你们太小看我了!”

  他的目光盯着对着这个方向疾掠而来的弥石,眉心圣瞳突然间有着圣光爆发。

  “圣瞳:碎空!”

  随着那圣瞳圣光涌动,只见得那弥石前方的空间突然在此时剧烈的扭曲起来,犹如是形成了一道幽黑的空间裂缝。

  而此时,七彩剑光暴射而出,正好是被那空间裂缝宛如巨口般的一口吞入其中。

  空间裂缝之内,有着极为恐怖的震荡波动爆发出来,然后空间裂缝渐渐的消失。

  哗!

  天地间有着无数道震惊的声音响起,一道道视线投向弥山所在的方向,谁都没想到,被姜金鳞缠住的弥山,竟会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出手,帮助弥石化解了这危险的局面!

  不过弥山显然也是为此付出了一些代价,他那眉心的圣瞳中有着一丝血迹流淌出来,圣瞳光芒都是迅速的黯淡。

  “但这点代价是值得的,那周元的手段只有这两道七彩剑光,没了这两道剑光,他不过是没牙的老虎,弥石足够收拾他。”弥山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远处的天空上,劫后余生的弥石也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旋即他面sè狰狞的望着周元所在的方向,这个小子,竟敢将他逼得如此的狼狈,今日若是不将其斩杀的话,这口气实在是有些无法发泄。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迅速的掏出一把血丹,然后直接塞进嘴中。

  他在抓紧时间恢复源气。

  只是,当弥石将心神聚集于周元身上时,他并没有察觉到,一道诡异的虚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其后方。

  那虚影猛的扑了上来,竟是直接将弥石尽数的缠绕,一道道源气匹练将两人捆缚在一起。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弥石都是大惊失sè,眼光一扫,便是见到一道人影在其身后,当即暴怒的催动源气,后背狠狠的一震。

  哇!

  身后那道人影一口鲜血喷出,但却反而更加紧紧的将他缠绕了。

  而此时,周元等众人也是见到了这一幕,当即面sè一变:“赵牧神?!”

  那出现在弥石身后的人,竟然是赵牧神!

  “什么蝼蚁般的东西,也敢对我出手,不知死活!”弥石体内不断的有着源气震动,直接是将其身后的赵牧神震得肉身剧烈的撕裂,鲜血狂涌。

  然而赵牧神却是并不理会自身的伤势,反而是露出狰狞残忍的笑容,一口就狠狠的咬在弥石的脖子上,疯狂的吸血。

  同时,他的吼声响起:“周元,还不动手!”

  唰!

  他的声音尚未落下的时候,周元的身影已是暴射而出,他不明白赵牧神怎么突然间如此的舍身忘死,

  这显然并不符合他的性格,但这个时候没时间关注这些了,先将这弥石斩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而周围那些圣族强者见状,也是纷纷对着弥石扑去,试图保护。

  武瑶,苏幼微,楚青等人也是开始出手,拦截着那些圣族的强者。

  战场瞬间变得激烈起来。

  周元的眼中只有那弥石,他迅速的出现在了弥石与赵牧神的前方,他望着几乎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眼角忍不住的跳了跳。

  “滚!”

  弥石暴怒,体内源气猛然爆发。

  轰!

  赵牧神终于是被轰飞,浑身破破烂烂,看上去千疮百孔的模样极为的凄惨。

  弥石面sèyīn沉的暴退。

  周元袖袍一挥,一道源气将赵牧神卷住,后者此时那气若游丝的模样,跟快死了差不多。

  “你…”周元忍不住的道。

  赵牧神咧嘴,牙齿上满是血迹,他yīn森森的盯着那弥石,眼神中却是有着一种诡异的贪婪之sè。

  “周元,用你的天元笔捅我。”赵牧神说道。

  周元一怔,不过下一瞬,他手掌猛然紧握天元笔,锋利的笔尖暴射而出,直接是狠狠的洞穿了赵牧神的小腹。

  嘶!

  赵牧神死死的抓住笔身,满脸扭曲的看了周元一眼。

  “不是你让我捅的么。”周元笑道。

  赵牧神嘴角抽搐,这混蛋还真是半点不犹豫,他那一瞬都感觉周元是不是打算直接在这里趁机弄死他了。

  不过此时没时间理会周元,赵牧神单手结印,脸庞上也是有着一道道血迹蠕动,形成了某种纹路。

  噗嗤!

  而也就是在他印法结成的瞬间,那暴退的弥石,突然一口鲜血喷出,他的小腹处,一道狰狞的血洞凭空的浮现出来。

  弥石难以置信的望着小腹那诡异的伤势,然后暴怒的看向赵牧神,显然,他的伤势就是因为这个同样只是天阳境中期的蝼蚁所导致。

  面对着弥石那杀人般的目光,赵牧神咧嘴森然一笑,道:“在你先前最虚弱的时候,我吞了你的血,同时也将我的血注入到了你的体内,所以现在,我们算是相连的。”

  旋即,他伸出手掌握住自己另外一条手臂,猛然一扭。

  咔嚓。

  他竟然是硬生生将自己的一条手臂撕断了。

  啊!

  两道惨叫声响起。

  一道是赵牧神,而另外一道,自然便是弥石。

  弥石面sè暴怒的望着自己的右臂处,那里有鲜血涌出来,整条手臂都是被生生扭断,然后掉落。

  而且,那断臂刚落,一道吸力便是爆发而来,将其抓住。

  那是周元在出手。

  周元有些嫌弃的握住这断臂,然后看向赵牧神:“你要这玩意?”

  先前赵牧神就传音于他,让他配合抢断臂。

  赵牧神眼神炽热,他一把抢过断臂,然后竟是在周元有些震惊的注视下,张大嘴巴,一口就将断臂给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