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元尊小说吧 > 第一千两百零三章 神性与人性

第一千两百零三章 神性与人性

  风儿刮过花海,卷起花瓣远去。

  周元的神情却是在此时有些凝滞,他呆呆的望着苍渊肃然的面庞,心中情绪如浪潮般翻涌,一波波狠狠的冲击着心灵,可见苍渊吐露的信息对于他而言,究竟是何等的震撼。

  他以往不是没猜测过夭夭的身份,在他看来,或许夭夭自身便是圣者,只是因为某些缘故封印了自身。

  可如今来看,他终归还是眼界低了一些。

  夭夭不是圣者,她是这个世界从诞生到现在,所出现的唯三之中的序列之神!

  她是,神祗。

  与祖龙,圣神同为这世界上最至高的存在。

  超越了圣者!

  周元微微转头,他望着水晶棺中那沉睡的绝美人儿,神祗,多么神秘尊贵的词汇,在这之下,就连圣者都略显黯淡。

  他从未想过,这个陪着他从大周王朝走出,一路经历无数的女孩,竟然会拥有着这等身份。

  这实在是,太让人感到遥远与飘渺了。

  “准确来说,夭夭是祖龙意志孕育而出的,她算是祖龙之女,位列第三序列之神。”

  “这或许也算是祖龙为这个世界所遗留下最宝贵的遗产,也是我们诸族最后的希望。”苍渊缓缓的道。

  周元神sè复杂,轻声道:“既然她是诸族的希望,为何会有诸天的圣者不愿意让她苏醒?”

  苍渊面sè凝重的道:“因为分歧。”

  “自从当年我们找寻到诞生夭夭的奇石时,归墟神殿内的圣者们就出现了巨大的分歧,有一部分圣者认为不应该将希望寄托于尚未真正诞生的夭夭身上,因为谁也不知道,当祂在成长起来后,究竟是否会守护诸天生灵。”

  “所以他们建议直接将祂炼化,那样一来,必然能够让得诸天圣者的实力大增,甚至有可能突破圣者三莲境的界限,同样也是踏入神的境界。”

  周元面sè一变:“炼化?!”

  苍渊轻轻点头,道:“但这种手段,我并不赞成,因为这是祖龙遗留下来之物,祂秉承着祖龙的意志,而且,如果祂这么容易就能够被炼化,那实在是太小瞧了祖龙,也太小瞧了神祗之威。”

  “我怕他们这样做,最终会弄巧成拙,反而将我们最后的希望逼到对立面去,一旦到了那一步,这个世界上的第二序列之神与第

  三序列之神,都将会成为我们的敌人,那时候,诸族才真的是毫无生路了。”

  “所以,我趁机偷走了奇石与兽卵,带在身旁…”

  “夭夭与吞吞,从此而生。”

  周元微微有些恍惚,想起了当年他踏入那处奇妙空间,遇见了当时的苍渊,夭夭,吞吞…一切,都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他也终于是明白,为何这些年苍渊总是带着夭夭东躲西藏,原来他不仅要防备圣族的觊觎,还要防备诸天的圣者。

  “这么说的话,师尊你岂不是站到了诸天圣族的对立面?那归墟神殿的三位古尊没什么表态吗?”周元忍不住的问道。

  从他知晓的情况来看,归墟神殿的三位古尊,应该才算是诸天中最强的人,如果他们出手的话,苍渊真的能够躲避这么多年吗?

  “我之前说过了,不是所有人都赞成炼化神祗奇石,三位古尊间,同样存在着分歧,最终我先手夺走了神祗奇石,三位古尊互相制衡,无法出手,所以其他圣者就只能各看手段。”

  “而我也并非是独自一人,同样有一些圣者是支持我的。”

  周元默默点头,看来这件事情极为的复杂,导致那代表着诸天最强的存在,归墟神殿,都是因此而分裂出了不同的派系。

  真要说起来的话,似乎并没有谁是不对的,因为他们都是为了诸天的未来在谋划。

  “此次夭夭沉睡,对于他们而言,反而是好事,所以他们不会轻易的让她苏醒,此次,必然会有一场争端。”苍渊说道。

  他声音顿了顿,盯着周元:“这是有关于夭夭身份的事,还有一点就是你了。”

  “我当初将夭夭托付给你照看的时候,可从未想到过,你们两人竟会动情…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夭夭竟然会动情,她为了你解开封印而沉睡,甚至…她还给了你神之物质。”

  周元沉默,那所谓的神之物质,恐怕就是他此前炼化祖龙血肉出现的神秘物质了。

  之前他还感到不可思议,如今再想,却是理所应当。

  夭夭乃是祖龙意志孕育而生,自然能够化解祖龙血肉中残留的意志。

  苍渊轻叹了一声,旋即面sè变得郑重起来:“周元,作为你的师尊,我比较担心你,虽说如今夭夭如常人无疑,但她的身份终归是第三序列之神,她拥有着神性。”

  “她的神性,只是在沉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神性会逐渐的觉醒,那个时候,人性被压制,以往的一切会渐渐的被神性所抹除,也就是说…她终归会忘记此前的一切。”

  周元如遭雷击,一股寒意自脚底直冲天灵盖。

  这是他听见最令得他恐惧的信息。

  “她…她会忘记我?”周元声音有些颤抖的艰难道。

  苍渊露出一丝苦涩之意:“神性浩大,难以抑制,而且,从诸天生灵的角度来说,我们都不希望她的神性被压制,因为只有当夭夭成为真的第三序列之神,才能够抗衡那位第二序列的圣神。”

  苍渊望着周元,眼神有些悲哀,若是早知道如此的话,当年他或许不会将夭夭交给周元托付,也就省得了如今这一场凄美故事。

  周元沉默了许久,他低头望着水晶棺中沉睡的人儿,整个人犹如是失了魂魄。

  苍渊没有再说什么,叹了一声,转身而去。

  周元静静的立于水晶棺旁,天空上日月变幻,他的身影似是化为了雕塑般,动也不动。

  有记忆在脑海深处翻涌。

  在那古树绿荫下,青衣少女靠着树干,空灵清澈的眼眸,静静的望着他。

  那是当年在那处空间中,第一次见到夭夭…

  后来在她的指导下,一点点的学习着源纹。

  他们一路走出了大周王朝,最后来到了苍玄宗…

  最为记忆尤深的,是那洞府之中,一颗桃树之下,花瓣飘落,映衬着树下青衣女孩那精致的容颜以及唇角偶尔掠过的惊鸿弧度。

  那一颦一笑,宛如是刻入了灵魂。

  周元紧闭的眼目,在此时微微的一颤,他睁开眼目,盯着水晶棺中的夭夭,眼中散去的神光在此时突然的凝聚而来,渐渐的变得锐利。

  他摸着棺盖。

  夭夭,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只知晓,你是那个陪我走出大周王朝的人。

  只要你不愿意,没有人能够抹除我们共同的过往与记忆。

  若是未来的你压制不住那神性,要抹除我们的一切…那就让我来帮你!

  若是人不行…

  那我,就成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