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元尊小说吧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一章 七寸

第一千两百二十一章 七寸

  当周元自熔岩鼎炉走出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砰!

  随着他的走出,那座熔岩鼎炉顿时有着裂痕浮现出来,最后彻底的崩塌,化为漫天冒着热气的碎石。

  那其中所凝聚的磅礴力量,也是彻底的消散于天地间。

  周元只是瞥了一眼,然后目光便是投向了湖边的一颗大树上,夭夭斜坐于树枝上,一手握着翡翠般酒葫芦,神态略显慵懒。

  “总算出来了啊。”她眸光投向周元,伸了一个懒腰,玲珑有致的曲线很是吸人眼球。

  周元踏出一步,身影直接是出现在了夭夭身侧。

  “看模样收获似乎是不小。”夭夭说道,虽说周元面sè不显,但她还是能够从其眼眸中发现那惊喜之意。

  “当然不小了。”周元感叹道。

  先不提那两道圣源术,当他在踏出鼎炉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自身的源气底蕴有着极大的提升。

  原本六寸三的源婴,直接是暴涨到了七寸!

  经过过诸多磨练的周元当然明白,这不是什么小提升了,若是换作寻常源婴境,这不知道需要付出多少年的苦修,然而在这里,仅仅只是一个月。

  当然,他也心中明白,别看这座鼎炉似乎是夭夭随手锤炼而成,但她必然也是付出了不小的心血与代价。

  瞧得周元的眼神,夭夭也是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这种事可不会经常有的。”

  的确不常有,为了让得周元能够没有任何后遗症的提升以及开启祖龙经的源术宝藏,夭夭付出了神祗物质,这般神物,即便是她,也难以经常的挥霍,而且,若是让得其他的圣者知晓她竟然将如此珍贵之物用在一个源婴境身上,不知道将会是何等的捶胸顿足,大呼浪费。

  周元坐下来,轻轻的握住夭夭柔嫩小手,他没有说什么客套话,两人之间,也的确不需要那些没有意义的言语。

  他为了她,能够付出一切,甚至于生命。

  这一点,他知道,夭夭想必也是知道的。

  不然以她那般清冷到近乎冷漠的性格,又怎会将一颗心也牵挂于他的身上?

  “得到了什么圣源术?”夭夭饶有兴致的问道。

  虽说她给予了周元暗手帮助,但究竟能够获得什么,还是得依靠周元自身的机缘,她却没办法给予更多的插手了。

  “一道名为“天龙金钟吟”的圣源术。”

  周元有些无奈:“我也不知晓为何会对这么一道普通的圣源术有一些感应,或许是因为我的天龙气吧。”

  “你的猜测是对的,不过你也莫要小瞧了它,这虽然只是一道普通圣源术,可它却是与天龙气最为契合之术,以天龙气将其施展,那等威能其实并不弱于大圣源术。”夭夭闻言,却是并不奇怪。

  “是么?”听到夭夭的解释,周元这才放心了一些。

  “还有一道,则是名为“祖龙搬天术”。”

  夭夭握着玉葫芦的手微微一顿,她眸光流转,旋即一声轻笑:“倒是不枉这次的付出。”

  “这道源术,未曾有等级标明。”周元有些疑惑。

  夭夭似是心情不错,展颜笑道:“寻常等级,的确难以衡量它,这般源术,莫说是源婴,法域,就算是圣者强者,都会为之心动。”

  “至于为何,待得你有朝一日踏入圣者时,自然便知。”

  周元有些震惊,夭夭对于这道源术的评价竟然会如此之高。

  “但可惜,我仅仅只得到这道源术的初期修炼之法。”紧接着,周元又是遗憾的道。

  此前那龙鳞碎裂,他仅仅只是捕获一角,未能获得完全之法。

  “没什么好可惜的,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够初窥此术,就已经是天大的机缘。”

  “万事开头难,如今路已出现,虽然坎坷难攀,但等未来你实力到了,自然会有机会窥其全貌。”夭夭说道。

  周元点点头,他也不是纠结之人,既然机会已过,那自然不会懊恼,因为那于事无补,再有,此次的收获,的确已经算是极大了。

  以他如今的源气底蕴,若是再与那源婴榜第三的吕泰交手,周元自信即便后者状态圆满,也有把握胜他。

  也就是说,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开始跻身进入这混元天源婴境的顶尖层次。

  而要知道,他踏入源婴境满打满算,也不超过半年。

  如此进展,足以让得那些在源婴境上蹉跎多年的人眼红无比。

  夭夭优雅的翻身自树上落下,将玉葫芦挂在小腰上,轻捋青丝,道:“既然你修炼完毕,那我们也该动身了。”

  “前往万兽天么?”周元也是落下来,有些期待的

  道。

  对于吞吞那家伙,虽说周元总是嘴上嫌弃,但显然对它也是有着极深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与夭夭皆是陪伴他多年,见证着他一步步的爬起。

  夭夭轻点螓首。

  “我们如今在天机域,天机域有一座天机城,城内有一座跨域传送阵,不过要半年才能够启动一次,而且需要一位法域强者主持。”周元说道,在混元天这些年,他对于各域的情势也算是比较的了解了。

  以夭夭如今的实力,如果要自己布置一座跨域大阵,倒也不是不可以,但周元并不打算如此,因为此前苍渊已经提醒过,不要让夭夭动用过强的力量,因为那可能会加速神性的复苏。

  “法域强者么…我如今动用法域级别的力量,应该是无碍的。”

  夭夭对此也没有异议,这一路而来,她都是随着周元走。

  有了结果,两人也就没有半点拖沓,身影一动,便是直接消失于原地,唯有那巨大的湖泊坑中,还在冒着腾腾热气。

  而此前躲避的山林中的源兽,随着两人的离去,则是纷纷的归来,而当它们来到此处湖泊时,皆是发出狂喜的咆哮声。

  那里虽说大部分的力量散去,但那所残留之物,对于它们而言,依旧是一场机缘。

  …

  当周元二人抵达那座天机城时,已是三日时间过去。

  在城中的位置,他们也是不出所料的见到了那座雄伟磅礴的跨域大阵,不过此阵有着天机域的重重守卫。

  但在夭夭的出手下,并没有任何人能够察觉到两人的潜入。

  而待得夭夭将大阵启动的时候,大阵周围的守卫方才投来惊慌失措的目光,他们不明白为何这大阵会突然间的启动。

  明明自家的法域强者还未曾来到才是!

  在整个天机城慌乱起来时,大阵已是启动,璀璨光芒将两人的身影覆盖,空间剧烈的扭曲起来。

  望着眼前渐渐扭曲碎裂的虚空,周元能够隐隐的感觉到一股法域强者的气息在迅速的对着这边赶来,那应该是天机域的法域强者。

  不过显然是来不及了。

  强光涌来,充斥了眼球。

  周元也是在此时咧嘴一笑。

  万兽天…吞吞小混蛋,你家小爷真的来了!